我们都是幸存者:赴青海玉树“414”灾区纪实录


邓明昱    博士


国际华人医学家心理学家联合会理事长

中华心理咨询师国际协会理事长


前    言

在2008年的四川汶川“512”大地震时,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国际华人医学家心理学家联合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edical Specialists & Psychologists,IACMSP)在灾后的第二天就投入了灾难救援和灾后心理援助的工作。同时,也遇到了许多无法预测的困难。我的一位学生,美国耶思瓦大学的临床儿童心理学博士曾洁,在给她的同学和朋友的一封赈灾动员信中有这样一句话:We are all survivors!中文翻译为:我们都是幸存者!正是这句话,使我在面临各种困难时充满信心!正是这句话,激励着我多次率领志愿者团队到四川地震灾区进行心理援助!正是这句话,鞭策着我在台湾“88”风灾、海地“112”地震和目前的青海玉树“414”地震等多次灾害中,义无反顾地率领IACMSP的同道和志愿者,坚持灾害心理救援和灾后心理援助的工作。

我已过了半百之年。从事临床心理和心理卫生工作也有25年了。也许在我的下半生中,还会遇到多次的大型灾难。然而,We are all survivors这句话将始终鼓励着我,坚持不渝地置身于灾后心理援助的志愿者工作中。

在四川北川“512”灾区    在台湾屏东“88”灾区

在四川北川“512”灾区                                                                        在台湾屏东“88”灾区


噩耗传来,开始行动

2010年4月14日7时49分(北京时间),青海省玉树县发生7.1级地震。此时,我们还没有从四川汶川“512”大地震和台湾“88”风灾的伤痛中痊愈,我们也还在进行海地“112”大地震后的心理援助工作。玉树地震的噩耗又呈现在我们面前。

对于刚发生地震的玉树县来说,对灾区人民进行紧急救援的同时,就需要进行必要的心理危机干预救助。继后,需要长期跟进心理援助和心理卫生服务。

灾后心理援助,是一项急迫又长期的工作。4月15日上午11时,IACMSP纽约总部召开了理事长秘书长紧急工作会议,安排对青海玉树“4•14”地震后的心理援助工作。根据本会对四川“512”、台湾“88”、海地“112”灾后心理援助工作的经验,会议决议的主要内容如下:

1、向中国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中国社会心理学会,IACMSP中国各地联络处及相关心理卫生专业机构等发出建议书,对参加灾后心理援助的志愿者进行统一组织和短期培训。使其灾后心理援助和心理卫生服务的工作有序进行。

2、向上述机构发送现场心理急救和危机干预的第一批资料,请他们转交给进入灾区的心理援助专业队伍。并帮助IACMSP纽约总部与灾区心理援助机构建立直接联系。后续的心理援助和心理卫生服务的资料将及时发到灾区。

3、组织高水平的海外华人心理援助专家队伍(志愿者)。第一组由我带队,于5月16日(地震后一个月)抵达玉树灾区。我们将协助当地医疗机构对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进行诊断和治疗,并对当地的医疗、心理、教育、社工等人员进行免费的“灾后心理干预与PTSD诊治技术”培训。第二组将安排在7月下旬到8月赴玉树灾区。

4、启动“IACMSP灾后心理危机干预专家咨询指导小组”的电邮咨询。该小组由10余名有丰富的灾后心理危机干预经验的海外专家组成。如果救助人员在灾区面临的心理危机干预问题比较棘手,可随时发电邮到IACMSP总部,我们会马上转发给专家组成员,并在第一时间将答复返回灾区。

4月15日晚,我主编的《灾后危机干预与心理急救手册》和本会理事童慧琦博士主编译的《心理急救现扬操作指南》连夜略作修订。这两个手册都是在2008年四川“512”地震时编写的,在灾后心理急救和危机干预工作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我们二人在4月15日晚上连夜修订,然后即刻发给本会会员和相关专业人员,以便在青海玉树“414”灾后心理急救和危机干预的工作使用。

    

4月16日,IACMSP的第一次紧急通告、《灾后危机干预与心理急救手册》和《心理急救现扬操作指南》已发送给五千多位会员、同事和朋友。英文紧急通告发送给两千多位外国专家(心理卫生、心身医学和临床心理专业)。

4月17日到18日,我与已奔赴玉树灾区的四川省精神卫生中心临床心理科赵红主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心理卫生中心危机干预部主任何鸣博士、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危机干预中心副主任史占彪副研究员、中德心理大学玉树心理援助队张宏嘉心理咨询师等取得联系,了解灾区第一线的情况。IACMSP的海外心理专家对灾区疑难病例进行了网络心理督导,也发送了心理危机干预的技术资料。

4月19日,我和IACMSP办公室秘书李青莲博士完成了《简明创伤后障碍访谈》(BIPD)的编译工作。BIPD包含用于识别和诊断由于明显的创伤事件导致的急性应激障碍(ASD)、短暂精神病障碍(BPDMS)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三个筛查表。BIPD也是一个半结构访谈提纲,可以在灾后心理干预工作中结合会谈灵活使用。电子版手册马上电邮到玉树灾区和西宁的心理救援人员。

4月20日,我和青海省精神卫生中心(青海省唯一的精神病医院)杜欣柏院长取得联系,请他们协助安排IACMSP心理援助志愿者团队在灾区的工作。

4月20日和4月27日,IACMSP又召开了两次理事长秘书长办公会议,进一步研究和讨论了对青海玉树“414”地震后的心理援助工作。21日和28日向全体会员发出了第二次和第三次通告。

4月30日,《灾后危机干预与心理急救手册》和《简明创伤后障碍访谈》合编为一本,并再次修订,更名为《灾害危机干预与心理急救手册》(Handbook of Crisis Counseling and Psychological First Aid for Disaster),由国际中华科学技术出版社在纽约出版。电子版再次发往灾区。

    

当IACMSP的第一次通告发出后,本会会员和其他同道踊跃报名参加心理援助的志愿者团队。仅5月中旬的“心理援助专家志愿团”,海外专业人员有10多位报名,中国大陆专业人员有20多位报名。

然而,当我们在4月下旬准备预订回国机票时,却看到网上的一个通知:近期到西宁的航班“限身份证、中国大陆护照或军官证”登机。也就是说,只有中国国籍(大陆)者,才能去青海。这样,绝大多数的海外专业人员只得取消日程。这可以算我们遇到的第一个挫折吧。

为了在国内工作方便,我一直保留着中国国籍,持有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签发的中国大陆护照。我的身分是美国华侨。所以,5月中旬的“心理援助专家志愿团”,只有我可以回国。《华人心理健康报》记者玛丽与我同行,她的任务是摄影和发布新闻。

按照原有的计划,参加心理援助的海外专业人员和中国大陆专业人员的配备为1:2。鉴于上述情况,这次的专家志愿团仅需要数位大陆专业人员参加。

经过IACMSP办公会议反复研究,选择了4位大陆专业人员随我到青海“414”灾区。这次的第一组专家志愿团,作为本会在“414”灾区心理援助工作的先锋队伍,任重道远。4位大陆专业人士中,一位是临床心理专家刘志宏副教授,他是我的老朋友了。现任杭州市萧山人民医院临床心理科主任,也是中华心理咨询师国际协会的常务理事。其他三位为心理援助的专家助理,都是80后的青年。韦元助、广西来宾市民族中学心理健康教师;葛曼,天津市河东区社会工作师;李方、北京千嘉铭石油技术有限公司计算机应用工程师。

我已订好5月11日到香港的机票,然后经深圳、西安到西宁。5月10日,接到青海杜欣柏院长的邮件。他们非常欢迎我们在西宁开展灾后心理卫生服务的工作。但是又谈到:“我们请示了在玉树灾区的省卫生厅现场总指挥(卫生厅副厅长),得到的指示是:1. 如果上去(玉树)的话条件太差,住宿的地方不好;2. 外地专家在现场会遇到诸多的高原问题(当地平均海拔4200米),有一些风险;3. 当地组织医务人员比较困难,目前人员比较忙乱,组织非常困难,且目前救灾重点以灾民的住宿为主,医疗以基本医疗和卫生防疫为主。强烈建议您们不要到玉树去”。

当然,我们非常谢谢当地领导的关心,我们也会尊重地方领导的建议。但是,难道这次只能在西宁,不能去玉树了吗,我的心里有些茫然,也有些失落。

不过,我还有一个伏笔,中国红十字会心灵阳光工程将和我们一起赴玉树赈灾。他们可以办理到玉树的手续。


启程回国,风云变幻

5月12日晚7时20分,我乘坐美国大陆航空公司的CO 0099航班到达香港。当晚乘车到深圳,13日飞南宁,14日飞西安。到达深圳后,收到中国红十字会心灵阳光工程赴玉树心理援助的日程安排的邮件。我们约好16日在西宁会合,然后去玉树。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14日晚飞抵西安。西安精神卫生中心的师建国院长来机场迎接,真是不好意思。玉树灾区有部分伤病员转到西安,师院长他们一直在进行危机干预工作。

    

在西安精神卫生中心的讲座

15日下午,应师院长的要求,在西安精神卫生中心举办了“灾害心理卫生PTSD防治”讲座,与会人员近50人。我将美国国家PTSD研究最新的心理援助方式和内容进行了一个概括的讲述,结合本人多次参加灾后心理援助的经验,并辅以详细的讲纲(12万字),使与会人员在短短3个小时能够有侧重点、有针对性的学习到了心理干预和PTSD防治的最新技术。西安是大西北的重要城市,也是玉树“414”灾后长期进行心理援助工作的基地。为了进一步加强他们的心理干预和PTSD防治的业务水平,我表示可以为该中心联系青年骨干医生去美国免费进修。

然而,风云变幻莫测。中国红十字会心灵阳光工程来了邮件,他们没有办好去玉树的手续,所以,他们赴灾区的时间延期到6月份以后。此时,又收到北京李方的邮件:“因工作原因,本次青海玉树‘414’大地震心理援助不能参加”。我们又遇到挫折了,难道这些都是出师不利的征兆吗?

不要着急,我还留有伏笔呢。


到达西宁,柳暗花明

16日中午飞抵西宁,青海省精神卫生中心的杜欣柏院长和该院临床心理科的马永霞心理师来机场迎接。一聊天,才发现与杜院长还是同乡—重庆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们马上用四川话聊了起来,顿时倍感亲切。人生五十年来,我是第一次到青海,也是第一次到青藏高原。高速公路两侧的绿化带让我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但远处的山全是光秃秃的,怎么没有植被呀!

我们住在市中心的三榆酒店。晚上,刘志宏、韦元助、葛曼都到齐了。我们在酒店开了一个预备工作会议。青海乐平心理卫生咨询中心的主任祁乐平也赶来了,她向我们详细介绍了灾区心理救援和灾后心理卫生服务的现况。她,也是我留的最后的伏笔。

乐平今年35岁,是一位蒙古族姑娘,很干练。她的父亲是蒙古族、母亲是藏族。她的蒙古名字是金曦美格,信仰藏传佛教。她是当地第一时间进入玉树并多次往返坚持到现在的心理专业人员,她的团队已经为灾民尤其是对孤儿(学生)开展了许多灾后心理卫生服务工作。

祁乐平为灾区孩子作游戏治疗    我和乐平在玉树灾区

祁乐平为灾区孩子作游戏治疗                                                                        我和乐平在玉树灾区

据乐平介绍,这次玉树地震正赶藏族农历初一,是朝拜的日子,所以僧人的伤亡比较大。其次就是玉树州民族职业技术学校的学生和福利院的孩子们,地震的时候孩子(学生)们都在吃早饭。目前,玉树有86%的学生已经安置到西宁市和海南州等,除部分伤病员住院外,大都分布在各个学校里。乐平强调,藏族地区心理援助的最主要问题是信仰的交流,当地藏民的精神寄托是活佛,由于信仰的缘故,他们第一要救的是孩子,他们无法接受孩子被其他民族领养。乐平的一个担心是由于信仰和生活习惯的不同而造成孩子们的二次“伤害”!因此,这次心理援助的关键是尊重民族文化,培训当地教师和志愿者是当务之急!

乐平是中国民主建国会的成员,其家族成员分布在青海的一些重要部门。她的顶头上司,中国民主建国会青海省委员会主委高云龙,是青海省副省长。所以,她可以和我们一起去玉树。从今天起,她就正式成为我的学生了。我回美国后,将为她办理2010年秋季的“美国东西方健康科学学院咨询心理学研究方向硕士学位研究生”的入学手续,并提请学校免收学费,由我亲自带她。

乐平说,她小时候阿卡(喇嘛)就说过,她的一生有三个师傅(藏传佛教对嫡亲老师的尊称),在认识我以前,她已经有了两个师傅,都是藏传佛教的活佛。一个在国外、一个在青海塔尔寺。我就是她的第三个师傅,这是佛祖赐给她的。对这位蒙族姑娘的虔诚,我十分感动。也暗暗表示,一定要让她拿到美国咨询心理学的硕士学位。

至此,我们6个人的志愿者队伍(包括乐平)已经形成,明天就开始工作。